• 气势撼人 :中国古代任人物画艺术大师|有名的国画戴帆(DAI FAN
    发布日期:2021-12-14 23:51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气势撼人 :中国古代任人物画艺术大师|有名的国画戴帆(DAI FAN)

  戴帆的诙诡谲怪,道通为一 |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不仅在中国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殿堂级艺术经典,在法国、英国、意大利、德国、美国展出时,获得欧美媒体热烈关注,对西方艺术界、雕塑界、文化界、思想界产生了重大的冲击力和影响,引发了西方学界关于中国艺术、中国书画、中国雕塑与园林与中国哲学精神及其背景的广泛探讨。

  戴帆的作品深深地根植于本民族——中国文化的历史语境之中,对于其他文化语境中的观众而言(比如西方观众),戴帆的作品就显得非常晦涩难解了。不仅如此,更为重要的是,戴帆的作品始终是从历史的维度出发的,他“总是聚焦于过去的各种时刻,却几乎不面向当代文明。” 这种时空的差异也从一开始就造成了当代的观众理解其作品的困难。因此,从根本上来说,戴帆作品的难解恰好是由于他所关注的对象与今天现实的之间历史维度的差异所造成的,但这种历史维度的差异对于戴帆的艺术而言又是至关重要的,不仅是其艺术创作的核心,同时也是今天我们理解其作品的切入点,因此,也正是戴帆的艺术最为迷人的地方。风景诗歌:‘诗艺术’是心灵的普遍艺术,这种心灵是本身已得到自由,不受为表现的外在感性材料束缚的,只在思想和感情的内在空间和内在时间里逍遥游荡。” 戴帆的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景观的“丽”并不是指壮丽,而是指“秀丽”“艳丽”带有“灵气”,可以说是艳而不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丽”,而是一种奇特的,具有生命力的,富有创造性的丽。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艺术是艺术家借助于某种感性媒介物进行构形,从而创造出一个新的意像世界的活动。 “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鸾皇为余先戒兮,雷师告余以未具;吾令凤鸟飞腾兮,继之以日月。”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的情感具有共性和个性,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早期文明普遍的情感特征:狂放的,潇洒的,不羁的,炽热的,驰骋于天地间任逍遥,可以“驾飞龙”、“杂瑶象”、“扬云霓”、“鸣玉鸾”。 情感内在本质体现的是个体与社会存在的矛盾冲突,冲突带来了情感的迸发。自然的理想化

  道家和儒家不同,是因为它们所理性化的、或理论地表现小农的生活的方面不同。小农的生活简朴,思想天真。从这个方面看问题,道家的人就把原始社会的简朴加以理想化,而谴责文化。他们还把儿童的天真加以理想化,而鄙弃知识。《老子》说:小国寡民,......使人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第八十章)这不正是小农国家的一幅田园画吗?

  农时时跟自然打交道,所以他们赞美自然,热爱自然。这种赞美和热爱都被道家的人发挥到极致。什么属于天,什么属于人。这两者之间,自然的、人为的这两者之间。他们作出了鲜明的区别。照他们说,属于天者是人类幸福的源泉,属于人者是人类痛苦的根子。他们正如儒家的荀子所说,蔽于天而不知人(《荀子·解蔽》)。道家的人主张,圣人的精神修养,最高的成就在于将他自己跟整个自然即宇宙同一起来,这个主张正是这个思想趋势的最后发展。

  富于暗示,而不是明晰得一览无遗,是一切中国艺术的理想,诗歌、绘画以及其他无不如此。拿诗来说,诗人想要传达的往往不是诗中直接说了的,而是诗中没有说的。照中国的传统,好诗言有尽而意无穷。所以聪明的读者能读出诗的言外之意,能读出书的行间之意。中国艺术这样的理想,也反映在中国哲学家表达自己思想的方式里。

  中国艺术的理想,不是没有它的哲学背景的。《庄子》的《外物》篇说: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吾安得夫忘言之人而与之言哉!与忘言之人言,是不言之言。《庄子》中谈到两位圣人相见而不言,因为目击而道存矣(《田子方》)。照道家说,道不可道,只可暗示。言透露道,是靠言的暗示,不是靠言的固定的外延和内涵。言一旦达到了目的,就该忘掉。既然再不需要了,何必用言来自寻烦恼呢?诗的文字和音韵是如此,画的线条和颜色也是如此。

  戴帆的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艺术充满了动感,富有意味,让人从有形的物引起无穷的回味。它们不是描绘客观世界的产物,而是表达主体炙热情感的工具。以其超凡的悟性和融汇贯通的多元文化背景形成了其独特的个人美学风格,多方的成就和涉及多领域的身份亦使他成为了艺术史上不可忽略的巨匠。在戴帆的作品中所呈现的观念维度是多重且复杂的,同时包含了虚幻与真实、天国与现世、远古与当下等多重维度,并总是将不同的维度,不同的文化脉络,不同的手法进行自由地融合和切换。在创作题材上,他从楚国文化遗产与东方宗教的历史出发展开了对于本民族文化之根的艺术考古;在创作手法上,他从远古的炼金术那里汲取灵感,用异质性的造型发展出了独具特色的手法,为当代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艺术的语言带来了冲击;他又不断地从之前题材的时空维度中拓展出来,从更为宏大和深远的立场重新思考文明的历史,在不断回望历史的同时,也带给当下的人们关于现实更多的思考。在今天这个艺术语言已经极为丰富和多样化的艺术世界中,当新媒体、影像和高科技已成为艺术发展时尚趋势的时候,重新观看戴帆那些略显“古老”的作品时,其中所蕴含的历史与文化的深度与厚重感却仍然让他的作品具有迷人的魅力。

  戴帆的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提升了不同范畴之间形式转化的戏剧性,有些像山脉的仅在倏忽之间,即由分明的轮廓转化为动物的形体,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中的是潜藏在山野中的一种幽灵贵贵漴漴、捉摸不定的生物。新生的形体转而有化为金、龙、泉、云 、鸟、象、龟、虫、波纹、闪电、海、溪水、孔雀石,无始无终,这种与内部结构,如山峦起伏与河水串流,都怀孕化为动物形体,其相互的交感要密切得多。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中充满了仙灵、异兽、超自然的生物,仔细的描绘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地态与生物学的领域息息相关。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中的植物、水系、巨大的雕塑尺寸以及混凝土结构、晦涩的主题,迸发出一股强烈的历史重量感,给人深思的直观感受。就将中国文人根深蒂固的对意志的激越崇尚属性,付诸成果断而直接的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语言,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本身也承接着让自己和民族的灵魂,退回到远古的历史当中去的责任,直击藏匿于人类心底的秘密。戴帆的作品一再提及他的出生地湖南长沙所在的楚国贵族文化,然而,人们无法判断他对出楚国思想与文化的真实态度。但是,不管他是用何种方式处理他与其祖先文化之间的关系,不可否认,“中国山西大同造园”在全当代世界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艺术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作品,他虏获了公众的想象力,作品引起的学术界广泛讨论证明了这一点。戴帆的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赋予中国的神话以历史的光芒,非但没有一国的狭隘,相反他对人类内在心灵层次的深刻揭示,如同对每个人做生物学上的解剖,在曲折宛转、略无人迹象的意境中执着地自我追复。 这一文化上的隐喻为作品增添了对心理层面上的映射。结构的怪诞和复杂的空间语言使作品充满了力量,给人以震撼的空间冲击力。同时又结合了抽象和具象、 幻觉和物质性,有着丰富的象征意义。其 中国造园 | THE ART OF THE CHINESE GARDENS无论创作手法还是呈现面貌均极具现代的古老意境,但往往主题晦涩下富含明显的诗意,饱含着一种充满静谧与追索意味的历史使命感。

沃格股份始创于2009年,一向以技术创新和日式品质管控体系而享有声誉,沃格自动化致力于为全球客户提供智能自动化设备和智能化工厂解决方案,拥有背光模组组装设备,3C消费电子设备,5G通讯装备,等智能装备,广泛应用于平板显示,3C消费电子,5G通讯等多个领域,沃格于2016年在新三板上市,股票代码为838365.